RIP, Wenliang Li.

谁能想到,我的第一篇中文 post 居然是纪念敢于说真话的李文亮医师。普通得犹如你我的他,仅仅是在好友群里好心提醒朋友注意防护,居然成了造谣八君子,最后被病毒夺去了生命。我不能,我也不明白。 真的猛士,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,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。这是怎样的哀痛者和幸福者?然而造化又常常为庸人设计,以时间的流驶,来洗涤旧迹,仅使留下淡红的血色和微漠的悲哀。在这淡红的血色和微漠的悲哀中,又给人暂得偷生,维持着这似人非人的世界。我不知道这样的世界何时是一个尽头! 惨象,已使我目不忍视了;流言,尤使我耳不忍闻。我还有什么话可说呢?我懂得衰亡民族之所以默无声息的缘由了。沉默呵,沉默呵!不在沉默中爆发,就在沉默中灭亡。 苟活者在淡红的血色中,

  • Rose Lin
    Rose Lin
2 min read

Subscribe to Moon river